生命的本来面目,

是一场从无到有,也是一场从有到无;

是一场努力拿起,也是一场轻轻放手;

是一场美丽绽放,也是一场无声消逝。


所有的命运,都是一样如此;

所有的来不及,都是错过了原本的路口;

而所有的幸福,都在于恰好经过,恰好放手。